志天网
咨询热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北京大学总裁班 >> 总裁班 >> 北京大学总裁班(行业总裁)

【西部放歌】薛启寿:国防攻关“螺丝钉”,搏击商海弄潮儿

DOCTOR COURSE INFORMATION
北京大学总裁班    http://beida.22edu.com/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1日

编者按:“眼底未名水,胸中黄河月。”对国家和民族命运的深切关注,对社会责任的积极担当,让北大人心中一直有一份无法割舍的西部情。建国初期,北京大学就开始援建内蒙古大学,建立了“手拉手”协作关系,上世纪90年代先后与云南、内蒙签署了合作协议。长期以来,北京大学支援西部建设的步伐从未停止。

2000年国家开始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为北京大学支援西部建设创造了更好的条件和更宽广的平台。北京大学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充分发挥知识创新和人才培养等方面的资源优势,通过多种途径,动员全校各部门和院系形成合力,建立长效工作机制,全力支援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建设。

回首历史,在心系西部、服务西部的道路上,北大人薪火相传、英才辈出。从人迹罕至的丛林大山到“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从漫天黄沙的大漠戈壁到广袤无垠的内蒙古草原,都留下了北大人奉献的足迹。十几年来,北大已经有数百名毕业生到西部基层特别是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深深扎下了根。

为展示在西部工作的北大校友风采,北大新闻网与团委共同推出专题——“西部放歌”,辑取其中的部分位代表,记录他们在北大学习成长的心路历程、在西部辛勤工作的感人事迹,彰显北大人造福人民、服务社会的优秀传统和不畏艰苦、扎根西部的奋斗精神。

薛启寿,男,1940年11月出生于江苏省镇江市,汉族,中共党员。1959年至1965年在北京大学化学系学习,获理学学士学位。现任《中国科技论坛》杂志社记者。

1965年至1968年,在辽宁省五机部庆阳化工厂任技术员。1968年至1970年,调往甘肃省天水市第六研究所工作。1970年至1992年,随研究所搬迁至陕西省户县工作,组建技术攻关小组并担任研究室主任。1992年至1998年,担任陕西省新华社推销员,曾举办教育图片展,出版地方宣传刊物《永平》。1998年至今,开办“新航书店”并涉足企业文化管理,后成为企业文化咨询师。

薛启寿长期从事高分子材料研究,在国内和国际性期刊上发表论文20多篇。主持完成了HQ型号发动机隔热材料的研制,获得部级科学进步一等奖。完成YJ设备高分子材料的成型工艺,获部级科学进步二、三等奖共七项。

结缘北大

1940年,战火纷飞,是年冬,薛启寿来到了这个世界。当时家中已有四个孩子,三个哥哥一个姐姐,他是家里最小的一个。

家庭环境对薛启寿的成长有着重大影响。谈及父亲时,他十分激动:“父亲为人耿直,是非分明,对家庭有强烈的责任感,一个人常年在外谋生,用自己的血汗钱养活全家人。”父亲经常送他字画,勉励他努力学习、勤奋工作、正直做人。母亲文化程度不高,却懂得要使他人尊重自己,首先要有关爱他人之心,多付出,多做好事、善事才能得到回报。父母的言行品格在童年薛启寿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也许,就是这种印记,为薛启寿以后实现北大梦、选择西部行奠定了牢固的基础。

初中的时候,他的学习成绩并不太好。直到高中,步入16岁的薛启寿开始“开窍”,学习自觉性提高了,学习成绩开始突飞猛进,最后以10门功课均为满分5分的成绩毕业。那时,他对北大还不是特别了解,仅限于北大是与“五四运动”、“一二·九”运动有关的名校,但北大的名声早已在他的心中激起层层涟漪。由于成绩优秀,老师推荐他报考北京大学。通过和家人、老师的沟通,他最终报考了北京大学化学系。

1959年盛暑,他收到了北大的录取通知书。带着家人的期望,带着对北大的憧憬,他踏上了北上的列车,奔向心目中神圣的北大。“大”是他对北大的第一印象:大校门、大礼堂、大餐厅、大操场、郁郁葱葱的大树、古香古色的大楼……其次就是“美”:闻名遐迩的未名湖、博雅塔,北大不是公园却胜似公园。

“困难时期”在北大

入学不久,他就见证了新中国的十年大庆。作为高等学校的排头兵,北大早早就排练起来。“国庆那天,天还未亮,我们就从校园出发,一路步行到集合地点。当游行队伍走过天安门城楼,见到国家领导人向北大学生招手时,大家都兴奋极了,那一刻,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历史与我们同在!”几十年过去了,他依然激动溢于言表。十年大庆,他们目睹了祖国的发展和强盛,那一刻,年轻的心里全是激昂。

1960年,正值“三年困难时期”,最大的困难就是吃不饱。他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每天运动量又大,但每月的粮食只定量30斤,“平均每天一斤哪能吃得饱啊?”他深有感触地说,“那时候好多同学都来自基层,特别珍惜这样难得的学习机会。虽然伙食很差,早晨经常是一碗大米稀饭、一个馒头、一块咸菜,午饭是两个馒头和一碗白菜汤。但大家都没有因为吃得不好而不努力学习。同学们大部分是靠学校发放的助学金维持基本生活,经常是拿着一个馒头夹着咸菜,就找地方埋头苦读去了。”

生活虽然艰苦,却绝不缺少快乐的回忆。化学实验室是他最喜欢的地方,“平时下课后没别的事情就去做实验,因为化学实验需要各种器皿,实验室还有玻璃工为大家吹玻璃,有时候好奇了,我们自己也去吹玻璃玩”。泡图书馆也占据了他许多大学时光。当时大图书馆在西门附近,在那里,他感受到了知识的力量,而第五图书室里的报刊,则开拓了年轻学子的视野。

1965年,他从北大毕业。毕业前,国家基本已经安排好大学生的就业去向。他很坦然地说:“我上大学的时候,就想着在大学里学到些东西,以后能够用上。所以当时我的理想就是到社会上为国家做工作。”中国需要他们,他们也需要中国,作为当时众多大学生中的普通一员,他对得起“天之骄子”这一称号。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思想意识,他在得知自己被分派到辽宁化工厂工作时显得从容不迫,他最朴实无华的理想从此起航。

投身西部——为国防攻关艰苦奋战

毕业后,他来到辽宁五机部(1982年改为兵器工业部,1986年12月撤销)庆阳化工厂。按照规定,新来的大学生要先到车间劳动锻炼一年。由于身强体健,他被安排到体力劳动任务重的棉花脱脂、硝化班组工作。工厂和学校有很大的不同,“在工人眼里,根本没有苦和累,干起活来,从来没有偷懒靠边的。他们一点不虚伪,你做得好,他们就喜欢你,你要是想耍滑,他们就会瞧不起你”。他和工人们一样光着膀子干活,一年后,他已经完全融入工人的劳动、生活当中,连皮肤都历练成了工人们的标志色——古铜色。在这里,他真切地认识了工人阶级,真切地感受到了工业生产组织计划的严密和工人阶级的团结。这些都牢牢地融入他的血液之中,指导他的工作和生活,升华他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一年之后,他被正式分到了技术组,负责解决在生产过程中遇到的技术问题,主要是生产设备和生产工艺的问题,而这些和他在学校所学相差甚远。因为用非所学,他心中很矛盾。他直接给五机部干部部去信,要求调动工作。薛启寿回忆说:“当时庆阳化工厂是个上万人的大厂,光研究人员就有好几百人,厂里根本就没有把你一个小技术员放在眼里。当时我想调走,厂里就是不放人,说现在研究所人已经满了,你先待在车间。”后来恰逢刚组建不久的剑锋研究所从沈阳搬迁到西部三线,技术力量不足,急需人员补充。在该所干部到厂考察后,点名要调他去该所,五机部发来商调函。就这样,他结束庆阳化工厂两年多的工作,收拾行装,从东部调到西部,进入剑锋研究所。

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大部分是来自东北或南方的大学生,薛启寿很快就适应了在甘肃天水的生活。他幽默地说:“来到这里很快就适应了,怎么说呢,臭味相投吧。因为工厂里大部分都是工人,技术人员少,而这里大部分都是技术人员,而且都是年龄相仿的大学生,能找到共同语言。”每天除了上班、到食堂就餐外,他下班后还到各个运动场所打篮球、乒乓球。当时所里一派军人作风,十分热闹。薛启寿排球、羽毛球、游泳样样精通,尤其是球技相当了得,曾多次代表研究所到外单位、外市参加比赛。

1970年,由于天水频发地震,对军工生产不利,研究所从甘肃天水搬到了陕西户县。对于薛启寿而言,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是相对平静的10年。当时的国防研究分为两种,一种是型号任务,一种是预研任务。型号任务是国家分派的科研任务,国家会提供一部分经费,并且要在严格的时间限制内保质保量地完成任务;预研任务则是为型号任务打基础的前期研究准备,资金没有型号任务充足,也没有严格的时间限制,属于预先试验研究阶段。他主要从事预研任务,虽然科研经费不足、任务不紧,但他仍然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从未间断过学习、研究,积累了十分丰富的实战经验。

受命攻关,大展拳脚

1980年,薛启寿他们终于争取到了型号产品研制任务,HQ型号发动机军工产品在剑锋研究所正式上马,这是该所自1964年成立以来,第一次拿到型号产品研制任务。

HQ型号发动机研制启动,为薛启寿和他的同事提供了施展才华的机会,他受命攻关HQ型号发动机一项重大技术难题——防热材料的研制。当时,研究所只有一个国外的样品,没有技术资料和设计图纸,他清楚地认识到了这项科研任务的复杂性和艰巨性,深感责任重大。他立刻组建了课题攻关小组,并迅速投入到攻关任务中去。这是他的西部工作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们攻关组几名技术人员都是20世纪60年代毕业的大学生。大家都想夺回被‘文革’耗去的时光,用自己的才智为祖国作贡献。”说这番话时,他的眼神中绽放着坚毅的光芒。薛启寿和他的组员起早贪黑地工作,查资料、定方案、跑加工、做实验,由于化学原料的特殊性,有时还需要技术人员到生产厂家确定性能指标。多数化学原料是易燃易爆品,运输起来很麻烦,铁路民航都严禁“三品”上车、乘机,但科研任务紧张,时间宝贵,他们多方设法,或坐汽车、或少量分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尽快解决无米之炊的困境。

科学实验一步一个脚印地开展,没有相应的技术资料,他们就参照国外同类产品的技术水平。在国内,当时还没有像这样用特殊工艺成型的防热材料。他们既要研制材料配方,又要解决成型工艺,而这两项技术又互相关联,薛启寿带领的攻关小组双管齐下,争分夺秒地进行着各种实验。他感慨道:“那时大家几乎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加班,再加班,星期天不休息是家常便饭,夜班值班时,你一个人待在实验室里,只听到山涧的风声、潺潺的流水声和远处的狼嚎声……”

在他的带领下,攻关小组群策群力,最终完成了隔热材料的研制。回想当年的情景,他十分激动,语气中带着骄傲和自豪:“我们最终的研制成果达到了他们(国外)的要求,因为当时我们拿国外材料和我们自己生产的材料同时做试验,同时比较两者的性能差异,试验结果不相上下。而且工艺达到了既定目标,经过固化成型,把模具取出来以后,尺寸、质量均达到了要求。”上世纪80年代,HQ型号发动机研制任务完成,为后续型号的承接提供了保障。研究所凭借这项研究,跻身于军工尖端技术的研制队伍之列。当我问起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支撑他们完成艰巨科研任务的动力是什么时,他很从容:“是大家有一颗爱国心,想把中国的武器搞出来,大家群策群力要把科研任务搞出来,就这样,很简单。”

他带领攻关小组做了大量的实验,积累了很多实验数据。在此基础上,他不断进行理论—实践—理论的反复求实论证,并且经常进行总结,十几年时间里从未间断。他先后在《涂料工艺》、《粘接》、《热固性树脂》等重要核心期刊上发表科技论文二十多篇,多次参加国际KRP/CM学术交流会、全国环氧树脂年会等国际、国内重要会议,完整的实验数据、创新的设计、独到的工艺使他在学术界同行中享有很高的声誉。他说:“我在科研上做了一些工作,基本完成并达到了自己的愿望,完成了军品型号任务。这个对于许多技术员来讲梦寐以求,好多老技术员一辈子都接触不了一项型号任务,很多都是搞预研,预研完就退休了。所以完成了这个任务对于我个人来讲是完成了一大心愿。”

搏 击 商 海

上世纪90年代,薛启寿的人生出现了一个转折。由于秉性耿直,他与所领导意见相左,又不愿“为五斗米折腰”,被迫离开研究所,到商海中寻找生机、寻求发展。不久,他找到了第一份工作——推销《中国年鉴》。他对这项工作特别珍惜,用自己办事认真、待人真诚、不怕吃苦、勇于钻研的精神将这份工作做到了极致。

他从地图、电话簿中查找党政机关、高等院校、研究所等单位的相关信息,虽已到天命之年,他却义无反顾,决心打开一条新路,开始了一辆车、一封信、百里单骑闯“江湖”的经历。那时,他一天可以进20家单位的大门,刚开始不免会碰壁,遇到的冷脸常叫他心里发凉。他又拿出了搞科研的“专”和“勤”的精神,认真总结经验教训,一次次的失败和挫折不仅没能使他退缩半步,反而让他越战越勇、越勇越强。他在这条路上高昂着自己的头颅,双目紧盯着充满希望的方向,迈着坚定不移的步伐一步步迈向成功。他的行动和所取得的成绩证明了他当初所许下的诺言,他舍弃了那区区“五斗米”,得到的是海阔天空。最终,他凭借《中国年鉴》的发行业绩,成功地迈进了新华社。

薛启寿在新华社一干就是十年,他没有因为进了新华社而放松,反而加倍努力,充分发挥了自身的价值,在这片自由的天空里尽情释放自己的“光”和“热”。1995年,时值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拳拳报国志,悠悠爱国心”,他想借此举办一次大规模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当即着手与新华社摄影部、中国图片社联系,制订工作计划:一方面通过省、市宣传部门传递展览信息;一方面落实赞助单位。1995年7月,由薛启寿策划、承办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大型图片展在西安市隆重举行。展览历时18天,许多单位职工、共青团组织前来参观,市教委也通知全市中、小学生参观,展览馆前人潮涌动,蔚为壮观。

从推销《中国年鉴》到结缘新华社,再到举办爱国主义教育展览,这些只是他在新华社工作的一个缩影。这位北大人乐观豁达的性格使他笑对困难。

开办书店,涉足企业文化咨询

十年寒暑,他变化很大。

薛启寿在新华社辛勤工作的十年,也是他洞察社会、广交朋友的十年。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他深入到了社会的各个阶层,对当前社会有着清楚的认识和独到的见解。这十年,他遇到的人物各式各样,有腰缠万贯的暴发户,也有在温饱线上挣扎的升斗小民。罗素曾经说过,人们最为平凡但又极其强烈的三种情感是“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渴求,对人类的悲惨痛彻肺腑的怜悯”,这三种情感薛启寿兼而有之,受儿时恶劣生活条件以及战争磨难的影响,他的第三种情感尤为强烈。

一位腰部受伤、行动不便的工友,刚过不惑之年,终日拖着沉重的身体,为养家糊口而奔波。薛启寿了解情况后,多年来一直雇用他的机动三轮车。工友千恩万谢,他却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是雇主而高高在上,而始终和工友保持在一个“高度”,他说他帮不了什么大忙,只能尽一份心。一次,那辆三轮车开到半路没有油了,当时离最近的加油站还有三四里路,因为身子不便、无法拉车,这位工友一直表示歉意。他却跳下车,让工友坐在车上掌握方向,自己推车前进,直到找到加油站,车子加满油后重新上路。他虽然在新华社担任联络员,却始终把自己和社会的劳苦大众“绑”在一起,急他们之急,苦他们之苦。他拥有一颗人民群众的心,一颗最鲜活、最让人为之感动的心。这颗心给他力量,让他在自我坚强的同时悲悯他人,让他在获得成功的时候脚踏实地,让他为了实现自己的诺言而不断奋进。

他不断向前迈进,寻找着新的方向。终于,他找到了书。他从小就和书结下了不解之缘。如果他是一只雄鹰,书就是助他扶摇直上九万里的翅膀;如果他是一棵大树,书就是他的阳光。在同事的鼓励下,他登记注册了一家书店,名为“新航书店”。书店选址、书目选择、销售策略、税收卫生、店员管理,大量的问题涌进他的脑海。他忙而不乱,仔细分析,理清头绪,书店顺利开张。当问起开书店的目的时,他的回答很坦然:“当时就是为了生存嘛。”为了能使家里的经济状况好转一些,他开始大胆地尝试,从熟悉的出版社那里调进历史、政治、小说、传记、工具书等各种书籍,在进货的过程中逐渐掌握了图书销售规则,稳定中求发展,发展中搞创新,在他的精心管理和妥善经营下,书店的生意一日好过一日,成为信誉书店。

十年的经营活动中,“待人以诚,执事以信”是他的办店宗旨。为了坚守诚信,他专程赶送学习资料,送到机关,以保证机关干部们的政治学习;为了坚守诚信,他在车站等待,新闻图片一卸下火车,他就冒着酷暑送到大学,交给学校开办展览橱窗以迎接新生。中华民族历来以“诚信”为美德,追而求之,歌而颂之。薛启寿将这一传统美德融入新航书店的经营之中,并用实际行动践行书店的宗旨,即使利益受侵也依然把诚信作为经营书店的命脉。

上世纪90年代后期,企业文化理论兴起,薛启寿很快涉猎这个领域,掌握了这方面的知识与动向。他采用自我推销的方式,边实践边学习,在实践中积累经验,把积累的经验和学习的理论相对比。这让他对企业文化管理的学习达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入门之后,他把目光转向了知名企业,从成功者的身上寻找秘诀,并将“企业文化”相关理论知识与这些企业相结合,尝试用新工具来剖析其“企业文化”。他详细研究了海尔集团的企业文化层次,以及发达的企业文化带给企业的巨大收益;仔细推敲了方正集团的字形、词义,并将这些与企业的依法经营、诚信经营相联系,综合分析了“方正”二字之于方正集团企业文化的意义所在。凭借执著和兴趣,他利用闲暇时间学习理论知识,并以书店为媒介与许多企业互有来往,共同探讨企业文化,最终他成功地成为一名企业文化咨询师。“薛式企业文化管理法”经实践检验切实可行,企业客户也越来越多。他备受鼓舞,开始正式为各种大中小型企业量身打造适合其自身发展的特色“企业文化”方案。

他轻松自如地谈论企业文化,一时间使人忘记了他曾是一名出色的科技工作者。他自我调侃,幽默地自称“佐罗”。他的名片分为“高级工程师”和“企业文化咨询师”两种:在科研领域,他硕果累累,尽显智者风度;在商海,他为企业管理出谋划策,中流击水、浪遏飞舟。审视薛启寿的创业历程,他的每一步踏实且稳重,他总能保持最好的精神状态,带着激情和热情处理每一件事情。

无悔选择,无悔人生

当被问及如何看待走出办公室、投向社会的得失时,他的回答很从容:“有得必有失,人生的路不可能是平坦的,有些人受到的挫折大,有些人受到的挫折小。曾经有一位名人说过,有得有失的人生才是圆满的人生。我觉得有得有失的人生是充实的人生。”笔者尝试从另一个角度来解读他的这番话:一个人生命延续的过程,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体验“得”与“失”的过程。人们常常因为得到而快乐,因为失去而痛苦,但有时失去却会带来更多的东西,未尝不是一种幸福。我们应学会得到,学会失去,放大快乐,缩小痛苦。当被问及是否后悔当初下海时,他的回答很干脆:“没有。好多人都问我这个问题,说当时把你逼得走投无路,最后卖书去了。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俗话说得好,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我就是要自己去闯,虽然我不搞专业,但我同样能生活下去。谈不上取得了多大成就,更没有辉煌的业绩,但我能踏踏实实做人,兢兢业业做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当时下海而现在不感到后悔的原因。”

采访手记

最初是通过电话和薛启寿校友联系上的,当时,心里颇有些忐忑:他是1959级的老校友,我应该怎样打开话匣子、怎样和他沟通、如果他接受了采访下一步该做什么、不接受采访又该怎么办……电话接通,我提出采访要求,他欣然答应了,我心里暖暖的,硕果累累的老校友没有一点“派”,我真的很感动。

他穿着一件普通外套,满头白发却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虽年已七旬,但口齿伶俐、思维敏捷。我的每个问题他都回答得不偏不倚、正中“红心”,语句中包含着许多人生哲理,又不乏活泼生动的例子,令人如痴如醉。我们谈到了20世纪60年代的北大,那时的老师、同学、图书馆、运动场,谈到了大学时的理想、毕业后的工作,谈到了他在西部艰苦环境中科研攻关时“板凳要做十年冷”的不懈努力、“用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寻找光明”的艰苦历程,谈到了他从事业巅峰突然坠入黑暗深谷的经历,谈到了“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崇高气节……

他的每句话都蕴含着饱满的情感,他是在用心讲述生命中的点点滴滴。我想说,薛启寿校友是一颗“铜豌豆”,一颗“炒不烂,煮不扁,响当当的铜豌豆”,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北大人丰富的知识、辉煌的才智、庄严无畏的独立思考和耿介不阿的人格操守。他用生命谱写了一段既普通又精彩、既平凡又伟大的人生篇章!(文/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2006级本科生.焦.龙)

信息来源: 北京大学新闻网综合  

来源:北京大学总裁班本页网址:http://beida.22edu.com/hangyezongcai/271977.html
咨询电话:400-600-2935 官方微信
  • 邮箱:jiangyue2012@qq.com
  • 网址:www.22edu.com
  • 合作:QQ 1064084825
关于我们 | 十大理由 | 各类合作 | 投诉建议 | 网站地图
志天网 2007-2017 沪ICP备13002341号-11
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772号